第14章 真相_撩然于心
短篇小说 > 撩然于心 > 第14章 真相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4章 真相

  千千撩然于心!

  医院里人声渐稀,他抬头看了眼时钟,见长针刚好和6字重合起来,于是整理好今天的病例,站起身走到水龙头下认真地洗手。消毒水的味道让他觉得很安全,反复洗了四次手后,又掏出随身带得手帕把手仔细擦干。

  在如今病人都迷信大医院的环境下,身为社区医院的内科医生,工作量并不饱和,也谈不上什么救死扶伤,做得多是些看病开药的日常诊断,基本不需要加班。所以他按部就班地收拾了办公桌,没有和同事打招呼,径直朝休息室走去。

  走廊里,一个穿着惹火的女孩和他擦肩而过,他极不自在地缩了缩身子,尽量避开与那人的接触,目光里流露出一丝嫌恶。

  走过大厅时,他听见几个护士围在一起议论:那个变态的陈奕果然被抓了。听说是什么连环杀人案的凶手,警察专门来和院长通报过,说这件案子已经是证据确凿,那人也招认了,警方还在问医院有没有人愿意出庭作证呢。

  护士们说得眉飞色舞,啧啧惊叹,他再度迈开脚步,偷偷勾起了唇角:那人果然是对的,这招借刀杀人非常有用,只要再等段时间,陈奕被判决有罪后,自己就不用再担惊受怕。

  想到这里,他忍不住想掏出手机发条短信,可曾经的某些约定,让他硬是忍住了这冲动,脚步却变得轻快起来,他一脸轻松地回到休息室换了衣服,盘算着今天要去买点好菜犒劳自己。

  走出医院时,天空已经被染上淡淡得墨青色,他抬头看着一片几欲罩顶的阴云,长长吐出一口气。

  绕过大门,有一条比较僻静的小巷,正当他低着头往前走的时候,有个瘦骨伶仃的年轻女人突然撞到了他怀里。

  他吓了一跳,本能地朝后躲闪开,那女人却媚笑着又贴了上来,说:“小哥哥,要玩玩吗?很便宜的!”

  他感到有烈火窜上喉咙,灼烤得满口都是血腥味,双手在衣袖里狠狠攥紧,却只是咬着牙不断躲避,低声吼道:“快给我滚!”

  那女人却恬不知耻地继续黏了上来,眼神里露出热切的渴望,说:“求你了,多少钱都行,我很需要钱!”

  他猛地止住步子,恶狠狠盯住那女人:明明是张还算清秀的面孔,一双眼却麻木、空洞,深凹进去的脸颊上,堆着贪婪的假笑;衣衫半开着,露出仅贴着一层皮的胸骨,血管根根凸出来,难看得令人作呕。

  垃圾!全是被毒品操控得垃圾!

  他深吸一口气,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冲动。他必须控制自己,得赶快离开,不然一切都会搞砸!

  这时,那女人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把身子贴了上来。他的脸部扭曲起来,恶心的感觉从手腕迅速爬满了全身,终于无法忍受,拼命甩开那只手,然后转过身,死死扼住了那女人的脖子。

  眼看那具肮脏的身体在手下渐渐瘫软,他才终于觉得喘上气来,瞪着眼笑了起来,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这个脏女人,谁准你碰我的!你这种人,根本不配活着,该和那些贱人一样去死!”

  看着那女人的脸慢慢变青发紫,他觉得有种快感升了起来,这让他几乎忘记了一切。可很快,腰窝上被顶上一样东西,让他迅速清醒过来,有个声音冷冷地说:“周永华,放开她!你被捕了!”

  …………

  刺目的白炽灯光“啪”洒了下来,回忆骤然被打断,周永华本能地抬手遮了遮,然后垂下头,继续一言不发。

  这一次,由陆亚明亲自审问,他将两包血袋搁在桌上,说:“这是从你家搜出来的,检验科已经鉴定出,这就是属于其中两个女死者的血。看来你还舍不得扔掉,想留着做纪念,嗯?我们还搜出了你没来得及用得胶带和针头,证据确凿,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  周永华叹了口气,摘下鼻梁上的眼镜,用衣角擦了擦,说:“没什么好说的,想不到我做了这么多事,还是逃不过你们的眼睛。”

  陆亚明轻哼一声说:“你自以为聪明,先伪装一个露出破绽的犯罪现场,再丢出一个选好得替死鬼,让我们以为案子破了,就能完美掩盖自己。可惜陈奕身上的疑点实在太多,我们去查过,你们医院里最近刚做了一次内部员工的集中体检,如果有人偷偷拿到陈奕的血样,再故意滴在凶案现场,好像也并不是件很难的事。你这招确实很高,但是也有风险,那就是让我们锁定了真凶一定是在陈奕身边的人,于是我们就干脆布了个局,先放出假消息让你放松警惕,再找人试探,果然把你引出洞来。”

  周永华把头靠在椅背上,任那灯光刺进眼里,认命得阖上了双目。

  “说吧,你是怎么杀得她们?还有,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!”

  周永华睁开眼,目光中露出寒意,“因为他们该死!自己经不起诱惑,弄得人不人鬼不鬼,为什么还要去害别人!我杀她们,是为了不让她们害更多人!”

  然后他扶着头痛苦地哭了起来,陆亚明漠然地看着他,一直等他全发泄完,才听到了他口中的故事。

  那是关于一个原本前途大好的年轻医生,是如何在酒后地被迷糊地拖上一个小姐的床。原本以为是一次无意的放纵,谁知却造成了再也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
  那个小姐是个吸毒者,因为公用的吸毒用具,早就染上了艾滋病。而他得知以后,就开始每日担惊受怕,任何一点疑似症状都让他吓得发疯,但却始终不敢去检查,如果真的确诊,不光他的职业生涯,还有他的人生都会毁于一旦!

  终于,在这种反复的精神折磨中,他开始无比憎恨这些人,他必须杀死她们,她们的血是脏的,必须全部抽干才能清洗,她们的下·体也是脏的,全部包裹起来,才能不让她们继续害人……

  陆亚明拿着厚厚的供词,不知为何,心情却轻松不起来。他走出审讯室,让队员处理好后续事宜,然后,走到检验室去找苏然然,想告诉她最后的结果。

  苏然然正在认真地比对许多塑料制的样品,见陆亚明进来,抬头问:“他认了吗?”

  陆亚明点了点头,摸出根烟,想起这里是检验室又放了回去,坐下揉着太阳穴,说:“干我们这行的,没破案时拼命想抓到真凶,案子破了又觉得心里堵得慌。”

  苏然然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可是陆队,我觉得这个案子还没结束呢。”见陆亚明露出疑惑的目光,她继续说:“我们在第二个死者鞋子里找到的pvc碎片,这些天我一直在找样本比对,可还没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

  陆亚明说:“可是周永华已经全都认了,4桩案子全是他做的,侧写、证据都对上了,还能有什么问题。至于那个碎片,可能是死者无意粘上去的呢?”

  苏然然摇了摇头,语气笃定:“死者穿着拖鞋,可见不是从外面带进来的东西,她们家也没有找到符合这块碎片的制品。凶案现场绝不可能有无关的东西出现,如果周永华的供词里没有提到这样东西,那这就一定是个疑点。”

  陆亚明知道她一向执拗,认定得事就不会改变,而且她的直觉通常也很准确,索性由得她去查,又嘱咐着:“要快些查,这个案子应该很快就会上庭公诉了,我再加些人手帮你。”

  可一群人忙活到晚上,最终也没找到那块带了油彩的pvc碎片到底属于什么物品,苏然然回到家时,已经感到精疲力尽,刚打开自己的房间门,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飞快从她脚边跑过,然后“嗖”地爬上床钻进了她的被子里。

  她板起脸,大步走过去把那只色猴从被子里拎了出来,冷冷威胁:“你要是敢在我房里发情,我就把你带回实验室!”

  那猴子吓得簌簌发抖,用无辜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瞅着她,可惜苏然然不是秦悦,装可怜对她毫无用处。她用两只手拎着它的脖子,准备直接给扔出去,幸好这时,秦悦从楼梯跑上来,大叫道:“鲁智深,原来你在这里啊,害我到处找你!”

  苏然然感觉太阳穴跳了跳,“你叫它鲁智深?”

  秦悦把鲁智深抱在手上,冲她挑了挑眉说:“怎么样,这名字内涵吧!”

  苏然然感到一阵无语,正要关门把他们赶出去,秦悦却用身子抵住门,问:“你是不是要参加同学会?”

  苏然然有些恼火:“你什么时候偷看到的?”

  秦悦凑近她一脸坏笑:“说嘛,到底去不去?你爸爸让我问你的。”

  苏然然懒得搭他,背转身子甩下句:“不去!”

  秦悦却不放过她,又跟过来问:“干嘛不去,是不是怕见什么人?”

  苏然然皱起眉,语气中隐含不满:“这也是我爸爸告诉你的?”

  秦悦神情暧昧地朝前凑了凑,“没有,我猜的!不过看起来,好像猜对了。”

  苏然然忙了一天,现在又被缠着问这种问题,顿时感到一阵头疼,于是黑着脸坐下,继续当他是空气。

  谁知那人却丝毫不觉得自己被人嫌弃,十分自然地靠在桌沿继续说着:“你听我说,同学会这种东西,除了重温旧梦就是用来打脸,如果有人欺负了你,现在正好有机会狠狠欺负回去!”

  他见苏然然一脸不为所动,继续循循善诱:“所以啊,我替你想好了,你不但要去,还得风风光光的,带上个风流倜傥、英俊不凡的男朋友去,这样才能狠狠打他们的脸。”

  苏然然被他吵得不行,腾地站起来说:“第一,我没那么无聊!第二,谁是我男友!”

  秦悦得意地一指鼻子:“我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p9.cc。短篇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dp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