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保护_撩然于心
短篇小说 > 撩然于心 > 第15章 保护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5章 保护

  千千撩然于心!

  满溢□□的小公园里,陆亚明和苏然然远远就看见小宜穿着粉色裙子,裙角随秋千荡起高高飞扬,她笑得眉眼弯弯,天真而稚气,仿佛这时才能看得出她不过是个9岁的孩子。

  而方凯站在她背后,目光温柔,时而轻推着她的背,让她飞向蓝天白云,赠她万顷光明。

  这情景看得两人心头一软,于是笑着走过去,方凯抬头看见他们,也挂上一个明朗的笑容,而小宜却有点羞涩,从秋千上跳下来,躲到他背后偷偷朝外面瞄着。

  苏然然好像在这个女孩身上看到几分自己的影子,她蹲下身子,拿出一个芭比娃娃说:“这是阿姨特地给你买的,喜欢吗?”

  小宜露出渴望的眼神,但是还是怯怯地看向方凯,有些犹豫不决。方凯鼓励地拍了拍她的头,说:“阿姨是好人,她是专门来看你的,快谢谢她。”

  小宜这才从他身旁钻出来,接过芭比娃娃一把抱在怀里,冲苏然然感激地点着头。方凯又蹲下对她说:“我要和陆叔叔说几句话,你和阿姨一起玩会儿好吗?”

  小宜咬住唇,迟疑地往后退了步。苏然然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和孩子玩,但她打心里喜欢小宜,于是尝试着伸手过去,说:“可以吗?”

  小宜犹豫了会儿,终于点了点头,拉住苏然然的手,一起往草地上跑。

  陆亚明和方凯走到长凳上坐下,忍不住感慨地说:“小宜这孩子真是开朗了不少,多亏了你了。”

  方凯望向那个欢快玩耍的背影,说:“只可惜,她怎么都不愿开口说话。心理医生也看过很多次,他们说这种程度的障碍需要长时间恢复,可能要一年,甚至两年……”他又转开话题问道:“对了,凶手捉住了吗?”

  提起这件事陆亚明感到有些振奋,“这次来就是和你说这件事,已经捉到了,有证据,他也招认了。过几天就能移交法庭,等定罪就算真正结案了。”

  方凯好像也松了口气,说:“太好了,这样小宜的妈妈总算能得到安息,我也就彻底放心了。”他沉思一会儿,突然说:“老陆,我想领养这孩子。”

  陆亚明有些惊讶,不过也觉得在意料之中,只是问:“这合程序吗?”

  方凯摇了摇头,说:“我没有结婚,不符合领养条件。不过我已经和上面申请了,小宜这种情况很特殊,应该可以想办法通融。”

  陆亚明忍不住感慨:“希望你能成功,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就说话。小宜这孩子遇上你,真是她的福气。”

  方凯的眼神却有些黯然,说:“如果领养手续办完,我想辞职带她换个城市生活,毕竟这里给她留下的回忆都不太好,不利于她的心理健康。”他的目光追着不远处那个灵动的身影,说:“我希望她快快乐乐的长大,不要受任何前事影响,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。”

  陆亚明听他说到辞职有些惊讶,正要说话,小宜已经笑着跑过来,朝方凯递上自己刚摘的一朵小花,笑得一脸灿烂,然后拉着他让他和自己一起去玩。

  苏然然原本追着小宜往回跑,突然被旁边一个戴面具的孩子吸引了目光,那是一个涂着卡通图案的面具,她脑中突然有光亮一闪,面具……那块碎片会不会是来自塑料面具……

  她回过神时,方凯刚好站起被小宜扯着往前走,和她擦肩而过时,苏然然突然看见方凯的耳后有一道划伤的疤痕,因为被头发遮盖,从其他角度很难被发现。

  她猛地转头,指着那处发问:“方警官,你这里是怎么伤的?”

  方凯一怔,随后摸着那道疤,神色自然地说了句:“上个月执勤的时候被划伤的,怎么了?”

  苏然然没有说话,但她心里明白,这样深度的抓痕,一周左右绝对会恢复到看不出疤痕。所以,方凯耳后的伤口一定不会超过一周。她回过头看着正和小宜玩得十分开心方凯,突然感到从头到脚升起凉意。

  监狱探视室,周永华十分不耐烦地说:“笔录都做完了,还找我干什么!”

  苏然然盯着他问:“告诉我,你是怎么杀死第二个死者的,所有细节,我全都要知道!”

  周永华歪着头靠在椅背上说:“我不是早就说过了,我冒充社区送药的义工骗她开门,本来进门就准备掐死她,结果她居然反抗,还抓伤了我的下巴。我怕dna被你们发现,所以杀了她又抽干血以后,还切断了她的手指。”

  苏然然继续紧逼:“只是这样?”

  周永华突然有些心虚,偏过头说:“不然你说还能怎么样?”

  “那手指你扔到哪里了?”

  “不记得了?垃圾堆吧。”

  “她是怎么抓到你下巴的?你进门前还做了什么?”

  周永华迷茫地转回头,突然有些语塞,苏然然又冷冷抛出几张照片到桌上,问:“现在你告诉我,这里面哪个是第二个被你杀死的人!”

  周永华瞪大了眼,看着眼前几张陌生女人的生活照,感觉有冷汗从背后慢慢滑落下来……

  苏然然靠回椅背,却丝毫没有获胜的快感,她犹豫了一会儿,问出最后一个问题:“你根本就没见过她,所以……你包庇的那个人到底是谁?”

  傍晚时分,方凯低着头往自家楼道里走,他需要尽快办完,不然小宜睡醒了看不见他会着急。

  可刚走到门口,才发现自己家门大开,陆亚明正蹲在楼梯处闷闷抽烟,他停住步子,苦笑着说:“老陆,你来了怎么也不通知一声。”

  陆亚明痛心疾首地盯着他,抛出一样东西,说:“你先给我解释解释,这个是什么!”

  那是一把警用钢钳,虽然已经被清洗干净,但是涂上发光氨就能清晰地看出血迹。方凯低下头,脸上露出绝望之色,这时又有刑警跑过来说:“找到了,就埋在花盆里。”

  陆亚明的嘴唇抖了抖,几乎说不出话来,努力深吸一口气,才颤颤开口:“很好,你知道这手指扔在外面迟早会被发现,所以就自己藏起来,是不是?”

  方凯靠墙点了根烟,眯眼看着冉冉飘走得青灰色烟雾,喃喃说了句:“太早了……你们发现得太早了……”

  陆亚明和方凯相识超过十年,他一向敬佩这个敢于和毒贩斡旋的老友。可陆亚明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有一天会和他坐在审讯桌的两端,朝他问出那个百思不解的问题:“为什么?”

  方凯低头自嘲地笑了笑,说:“为了小宜。”

  陆亚明愤怒地拍着桌子,“你杀了她妈妈!”

  方凯抬起头,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恨意,“她不配当她妈妈!你知道她为了毒品都做了些什么吗?自从我给了她一次钱还债,她看出我很心疼小宜,就用把女儿卖掉来要挟我,经常找我要钱,这些我都能忍。可是她嫌我给的钱太少,竟然还……”他握紧了拳头,似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下去:“你知道的,有些人很变态,喜欢那种小女孩……所以她妈妈就动了心思,可是小宜才9岁啊!她才9岁!幸好小宜提前给我打电话求救,我赶到的时候那畜生把她衣服都脱了!你知道我去晚一步会发生什么吗!”

  方凯咬着牙说完,然后垂下头,把脸埋在手掌里,双肩轻轻抖动。陆亚明看着这个对毒贩都能从容斡旋的硬汉,这么脆弱不堪地坐在他面前,内心好似被刀绞般疼痛,只无力地说了一句:“可是也不一定要杀人才能解决……”

  “是吗?那我该怎么办?”方凯抬起脸,双目已经变得通红,“她妈妈是她唯一的法定抚养人,如果我把小宜带走,就是非法拐带!我很怕这次能赶得及,如果我出任务赶不及怎么办,如果我没接到她的电话怎么办?她妈妈那么丧心病狂,总有一天会毁了她!”

  他吸了吸鼻子,表情已经完全平静下来,“后来我在内网上看到了第一起杀人案,我突然觉得这是个机会,于是故意模仿那起作案的手法去杀了小宜的妈妈。可我还是觉得不够保险,所以我比你们先找到了周永华,然后给他出了个主意,教他怎么躲过警察追查。条件就是如果他被捉住,就要认下所有的罪。我给他讲了小宜的事,他很愿意帮我,反正他已经是死罪,并不介意多这一桩。”

  陆亚明默默听完,第一次,他不知道该在审讯时说些什么,过了很久才叹了口气说:“你做卧底的那两年,改变了很多,以前的你不会这样……”

  方凯听见只是笑了笑,并没有说话,过了很久才突然开口:“老陆你知道吗?我不怕被抓,可我被抓了,小宜该怎么办,她好不容易才有新的生活……她该怎么办……”

  他的声音渐渐哽咽,陆亚明不敢看他脸上的表情,攥着笔录几乎是落荒而逃地走出审讯室,看见迎面走来眼眶微红的苏然然,明白她全部都看到了,他靠在走廊处狠狠抽了口烟说:“你说他值得吗?一个前途大好的警察,为了个毫无关系的孩子,为什么要弄成这样……”

  苏然然透过门缝,看着坐在审讯桌旁的方凯,轻声说:“那天他杀人时戴上了面具,是怕会被小宜看到。可是死者在挣扎的时候抓掉了他的面具,而小宜那时正躲在衣柜里,透过柜门的缝隙往外看……”她顿了顿,“陆队,小宜什么都看到了。也许,她一直不肯说话,是因为想要保护他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p9.cc。短篇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dp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