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 三更合一_撩然于心
短篇小说 > 撩然于心 > 第20章 三更合一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0章 三更合一

  千千撩然于心!

  四周静得出奇,撩人的月光从窗外探了进来,照着孤男寡女、身影交叠,暧昧的话语还未飘散,混着沉重的呼吸在空中回荡。

  这样的夜里,好像理所应当该发生些什么,只可惜,当事人一方太过冷静,另一方又忐忑地不敢冒进。

  混着酒味的热气扑到脸上,让苏然然皱着眉偏开头,却仍是平静地问:“你喝醉了吗?”

  她面容平淡,眼眸沉得像一汪清潭,丝毫找不到任何害羞之类的情绪,秦悦恨得牙根发痒,恨不得就这么把她按在墙上狠狠□□,但一对上那双太过正气凌然的眼,就怎么也下去手。

  可又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她,漂亮的眸子沉了沉,索性从她鼻梁上拿走了那副他早就觉得非常碍眼的眼镜,又贴在她耳边,轻声说:“这样会比较漂亮。”

  苏然然“呀”地叫出声,眼前仿佛被蒙了层雾,朦胧地让她安全感顿失,连忙伸手去捞,秦悦却带着坏笑故意往后退,气得她大叫:“秦悦你幼不幼稚,快还我!”

  可周遭的世界突然变得十分陌生,她脑中一阵发晕,才刚刚迈步就失了重心往前面栽倒,幸好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稳稳接住,又故意把她往怀里带了带。

  秦悦对这种投怀送抱的行为暗爽不已,她身上有种淡淡的沐浴露味道,干净又好闻,让一整晚无处安放的情绪轻轻落了地。

  可还没来得及回味,手里的眼镜已经被一把夺回去,苏然然戴上眼镜,终于找回熟悉的世界,又冲他板起脸说:“喝多了就回去睡觉,以为自己是小孩子吗!”

  她见秦悦还是冲她痞痞笑着,更是觉得不快,转身一边往楼上走一边说:“还有,把你的猴子也带走!”

  秦悦这才知道鲁智深居然遛到她房间里呆了这么久,忍不住暗想着:这猴子比我可有出息多了。

  他趴在扶手上仰头看她气鼓鼓上楼的模样,觉得她还是这样比较可爱,突然又想到件事,大声说:“我今天给秦慕打了电话,你上次说的那个小女孩,他应该可以帮忙找到合适的家庭收养。”他撇了撇嘴,又说:“我这个大哥别的本事没有,人脉可是一流。”

  苏然然果然停住了步子:小宜的归宿一直是她的一块心病,想不到他竟放在心上,还替她找到了个妥善的解决法子。这么想着,刚才被捉弄的怒气也就淡了许多,但又想到今晚的他实在太不可理喻,于是依旧没搭理他,只点了点头继续往回走。

  第二天,苏然然果然接到了秦慕的电话,他说认识一户家境不错的夫妇,刚好特别喜欢的女孩儿,就是担心小宜的年龄大了些,怕她会不适应环境的转变,所以想让她先带着小宜去那家看看。

  苏然然心里记挂着这件事,特地请了半天的假,去到小宜家里,给她换上一身新衣服,又对她解释今天会去一户人家拜访。小宜是个聪明孩子,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图,乖巧地点头让她放心。

  但是她没想到是,秦慕居然会专程开车来接她们,他看起来温和斯文,说话也十分有趣,小宜渐渐不太怕他,只是紧紧攥着苏然然的手,略带羞怯地冲他笑。

  果然,那对夫妇对这个安静懂事的小女孩十分喜爱,听了她的遭遇又觉得心疼,当下就决定办理收养手续,然后带她去看已经准备好的儿童房。

  这是一间明亮而干净的小房间,粉色的公主床上摆着许多娃娃,小宜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房间,抬起头惊讶看着苏然然。

  苏然然感到眼角有些发酸,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说:“小宜乖,以后就住这里好不好。”

  小宜点了点头,然后眼神又黯淡下来,说:“可是……我很想方叔叔。他如果回去会不会找不到我。”

  苏然然在心里叹息一声,柔声说:“我以后可以带你去看他,他知道你过得好,也会很高兴的。”

  秦慕一直靠在门口看她们,等苏然然安抚好小宜,才笑着说:“我还以为你不会安慰人呢。”

  苏然然看着正在房里小心翼翼抱起一个娃娃的小宜,心里一阵发酸,轻声说:“是不太会,但我想让她开心点。”

  秦慕认真看着她道:“你虽然不爱说话,但心眼挺好的。”

  他这人说出的话鲜少有不好听的,是以苏然然并不理会,又去找那对夫妇问了许多问题,确定他们没有说谎,才终于放心留下小宜。

  两人走到楼下,秦慕又坚持要送她回家,直到上了车才说:“我爸硬要把秦悦扔你们家,肯定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,我这个做大哥的总得替他补偿一下。”

  苏然然十分理所当然地回:“他不麻烦。”

  秦慕歪头看了她一眼,又说:“我这个弟弟从小就最让人头疼,什么规矩、人情全不放在眼里,经常惹了事让我给他善后,难得有人能忍得了他。”

  苏然然突然转过头,认真地说:“他不会无缘无故惹事。”

  秦慕怔了怔,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笑,说:“难怪他能在你们家呆得这么安分,看来你还挺了解他的嘛。”

  苏然然觉得自己并不太解秦悦,那人好像总喜欢把真实的自己藏起来,但是她知道,他其实是个简单的人。

  秦慕是何等通透之人,只是两句试探就已经明白她对秦悦的态度,于是识趣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,又好似随意地邀约:“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不如我请你吃顿饭怎么样?”

  苏然然忙不迭地摇头,她最怕和不熟的人吃饭,见她几乎毫无掩饰地拒绝,秦慕觉得很有意思,却也不再强求。眼看车开到了她家楼下,他也解开安全带,说:“我送你上去吧。”

  苏然然觉得很奇怪,没事干嘛要送她上去,但是秦慕已经想好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,说:“顺便去看看秦悦那小子怎么样了。”

  秦悦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正扬起笑容,转头却看见秦慕和苏然然一起走进来,顿时就沉下脸,问:“你们怎么在一起?”

  秦慕看见他的反应,心里又明白几分,于是故意和苏然然挨得近一些,说:“我们今天一起送小宜到领养家庭去。怎么,这么久没见,大哥不能来看看你吗?”

  秦悦立即跳过去隔在两人中间,抱着胸说:“现在见过了,还不快走,你不是很忙吗?”

  秦慕做出一副十分伤心的表情,“咱们兄弟好不容易见了面,你就这么赶我走,本来还想留下来吃顿饭呢。是不是啊,然然?”

  苏然然不明就里地转过身,想了想,说:“家里没你的菜。”

  秦悦见秦慕的表情僵了僵,简直爽的不行,得意地抬起下巴说:“听见没,这可没办法了。”

  秦慕仍是十分有风度地笑了笑,又冲着苏然然说:“那今天就算了,下次我再和你一起去看小宜!”他尤其加重了“下次一起”这几个字的语气,然后赶在秦悦彻底炸毛之前,潇洒地转身离开。

  秦悦心里很不痛快,他从小就习惯被秦慕的光环压制,渐渐的也觉得理所应当,可如果是苏然然就不行,他不能容忍自己在她心里是落在那人后面。

  他心神不宁地想了许久,见苏然然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在厨房找吃的,踌躇了会儿,还是忍不住问:“你觉得我大哥怎么样?”

  苏然然翻出阿姨留的菜,正准备热一热吃饭,乍听到这个问题,愣了愣,然后很认真地想了想说:“不知道。不过他给小宜找的那户人家不错,挺谢谢他的。”

  秦悦越发不安,又追问:“那你准备怎么谢他?”

  苏然然奇怪地看着他说:“我已经说过谢谢了,还要怎么谢?”

  秦悦差点笑出声,第一次庆幸她这种木木的性格,于是走到她身边,又问:“你们刚才都聊了什么?”

  苏然然头也不抬地回:“你。”

  秦悦心里突然涌上些甜意,眼看她扭开了炉火,干脆一把接过她手里的碟子说:“我来吧,你出去休息会儿。”

  苏然然怀疑地看着他,问:“你会吗?”

  秦悦不屑地轻哼一声,“这有什么难的,放进锅里翻两下不就好了!”

  于是苏然然眼睁睁看着秦少爷把好好的菜热得面目全非,还差点烧了灶台。

  饭桌上,苏然然瞪着眼前那一盘盘黑色的东西,忍不住问:“我们不在家的时候,你都是怎么吃饭的?”

  秦悦装作若无其事把地那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菜夹进嘴里,含糊着说:“用微波炉热嘛。”

  “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用微波炉?”

  秦悦的表情有点委屈:“你没让我用微波炉……”

  忻城监狱里,方凯跟着狱警走到探视室,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,不明白他的来意。

  对方似乎看出他的疑惑,用手指在桌上写下jm两个字母,方凯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又惊讶地看着他问:“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”

  来人笑了笑,说:“我自然有我的办法。”

  方凯深吸口气,把胳膊搁在桌案上,小声说了个地址,又说:“我欠你的东西就放在那里。”

  那人的目光在镜片后闪了闪,然后点了点头,站起身走了出去。方凯望着他的背影发了会儿呆,随后长吐出一口气,伸手让狱警将他重新拷起,转头走回了牢房……

  转眼间三月就走到尾声,凉爽的天气渐转闷热,湿乎乎的空气在阳光下蒸发,又化作细汗黏在身上。这一天,苏家破天荒地来了名访客。

  那日时至黄昏,秦悦刚喂完了家里的两只宠物,又去替阿尔法换水,这时听见门铃声响起,怀疑是苏然然忘了带钥匙,可打开门,就看见一个戴着夸张墨镜,打扮时髦的女人站在门口,两人均是愣了愣,同时开口问:“你是谁?”

  秦悦从不会在气势上输人,于是抱起胳膊说:“这是我家,因为我先问你才对吧。”

  那女人更是惊讶,摘下墨镜往里瞅着,疑惑地问:“这不是苏家吗,然然不在吗?”

  秦悦这才发现这女人生得很美,五官明艳大气,双眸顾盼生辉,还隐隐带了些飞扬的气势,怎么看也不像和那父女俩能扯上关系的人,这让他更觉得奇怪,“你到底是谁!”

  那女人一直被他堵在门口,终于露出不耐烦的表情,她把墨镜随意插在胸前,一挑眉说:“方澜,苏然然的妈妈。”然后大剌剌拨开他的手走进了屋,双腿交叠往沙发上坐下,扬起下巴问他:“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。”

  秦悦完全傻了眼,眼前这个女人看起来最多三十几岁,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苏然然的妈妈。他这才想起苏林庭说过,他的前妻是和他们完全不同的人,这么看起来他还真不是吹牛。

  他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发现方澜还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明显是在等他的回话,竟一时有些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自己和方家的关系,憋了半天才回出一句:我是他家的租客!

  方澜忍不住捂唇笑了起来,说:“租客?且不说那个老古板怎么可能把房子租出去,我可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租客!”

  她见面前的年轻男人模样俊俏,举手投足又自有几分魅力,突然被唤起了八卦之心,一脸兴奋地问:“你该不会是然然的男朋友吧。”

  秦悦偷偷勾了勾唇角,故意绕过这个话题,替她拿了瓶水递过去说:“他们知道方小姐今天要过来吗?”

  听见他故意不叫阿姨,而是换了个更年轻的称呼,方澜满意地笑了笑说:“看不出你还挺上道的。”她突然又一脸哀伤地说:“早知道当初就不要把然然留给那人,害得好好的女儿和他一样,成天就是对着那些死物,性格木讷又不爱交际,完全浪费了我的好基因。”

  秦悦靠上沙发,由衷地说:“我觉得她这样挺好的。”

  方澜眯眼笑了起来,对眼前的年轻人印象又好了几分,“不错嘛,你很有眼光。”

  当苏然然回家时,看到的便是这两个人相谈甚欢的场景,秦悦也不知说了些什么,把方澜逗得前仰后合。

  她揉了揉眼睛,怀疑自己看错了,过了一会儿,才迟疑着开口:“妈,你来了。”

  方澜这才回头看见她,眼里还带着笑意,说:“然然,你这是在哪里认识的朋友,真是太有意思了。”

  苏然然不明就里地看着秦悦,见他得意地冲她眨了眨眼睛,决定放弃探究这个问题,转向方澜问:“你不是在电话里说有急事找我,到底怎么了?”

  方澜慢慢敛了笑容,叹了口气,说:“原本这事不该找你,但是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然后她便说出了事情始末。方澜和苏林庭离婚后,一气之下去了国外进修,因为她性格开朗,交友广阔,回国后和人合伙开了家小唱片公司,专门发掘素人歌手包装出道。虽然暂时还没捧出大红大紫的一线明星,但是在圈内也算是小有名气。

  可今年以来,这家名叫“研月”的公司却是连连遇上大麻烦。先是半年前,公司旗下最红的唱作组合tops中的一名成员突然猝死,当时他正一个人在休息间练习,大门从内部上了锁,尸体上也没有发现任何外伤,最后被警方定义为意外身亡。

  自那以后,组合的另一个成员钟一鸣,因此而大受打击,再也写不出像样的歌,直到近期才有新作品问世。

  可歌迷们是最喜新厌旧的群体,这半年内新人频出:卖颜值的小鲜肉、人气爆棚的选秀派,各个使尽浑身解数争夺着市场的眼球,钟一鸣以个人身份复出后,新歌根本卖不动,只能勉强接到一些拼盘式的商演维持收入。

  可tops组合是公司创立之初就签下的元老级艺人,也曾经是研月的一块金字招牌,虽然这块招牌在时间洗炼里蒙了尘、缺了角,方澜还是不想放弃他,于是尽量给钟一鸣创造机会,推他参加各种音乐类综艺比赛,可结果并不尽如人意。

  钟一鸣因此越发自暴自弃,开始沉迷上了赌博,以公司的名义在外欠了很多外债。这段时间,经常有讨债公司找上公司闹事,方澜实在不堪其扰,又怕报警会闹出丑闻,只得暂时忍耐。

  可就在前两天,钟一鸣突然收到一份死亡威胁,公司里也开始出现很多奇怪的事情,比如空无一人的录音室里,突然自己发出声音。又比如,有人会在晚上看到“鬼影”,弄得晚上没人敢进录音室。方澜怀疑是讨债公司所为,但也找不出证据,这时想到苏然然正好是警察,就想让她帮忙找同事去解决。

  苏然然听完皱起眉说:“这种私人的事,我不方便让同事去做。”

  方澜叹了口气,明白自家女儿就是这么一板一眼的固执个性,于是故作哀怨地说:“那妈妈可就真没办法了,只能自己去对付那群流氓了。”

  苏然然拿她没法子,说:“要不我先陪你去看看吧。”这时,秦悦也很感兴趣地凑上来说:“我和你一起去!”

  苏然然知道他就是闲不住,想找乐子玩,可上次同学会的事让她得到了教训,于是十分干脆地拒绝:“你不用去。”

  方澜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打转,看得颇有趣味,又帮腔说:“让他去吧,多个人多份力,好歹是个男人。”

  最后,秦悦还是死皮赖脸跟了过来,苏然然奈何他不得,只有再三强调,一定不能和人打架,不许自作主张胡闹。

  研月旗下的当红艺人都有专门的练习房,方澜直接带他们去了钟一鸣的练习房,可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传出激烈的争吵声。

  随后,一个打扮前卫的年轻男子从里面摔门而出,一看见方澜就气冲冲地说:“方总,我正好要找你,论人气,论作品我哪点不如他,凭什么这次上'天籁之声'的机会给他不给我。”

  这人名叫周珑,选秀比赛出道,拥有一批忠实的脑残粉,目前风头正劲。他说的‘天籁之声’是某卫视新开的一档音乐节目,目前收视率节节攀升,研月很难得争取到一个推送艺人上台的机会,结果却把这个名额给了他认为最看不上的钟一鸣。

  方澜摆出官腔,说:“这是公司的安排,公司有自己的考量标准,希望你能接受。”

  周珑怨恨地朝里面看了一眼,又挂上一个讽刺的笑容,说:“好,我倒要看看,你们硬要扶上台的那坨烂泥,就抱着他那副破架子鼓,到底能不能通过初赛!”

  方澜看他赌气走远的背影,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感到头疼,周珑少年成名,又被一群小女孩在网上疯狂追捧,正是心高气傲的时候,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转过弯来。

  苏然然这时往练习房里探了探头,只见一个男人低头坐在里面,长相还算英俊,可神情却十分颓废,正用一块布仔细地擦拭着面前的那副架子鼓。那架子鼓明显很旧了,很多地方都出现了破损,可他擦得十分专注,似乎在借此缅怀着什么。

  方澜抱胸走进去,冷冷质问:“你那些破事处理的怎么样了,再不解决,公司都没法正常运作了!”

  钟一鸣抬了抬眸,用沙哑的嗓音说:“我问了那些人,他们说不是他们做的。”

  方澜彻底被他惹怒,指着他气愤地说:“你又喝酒了!你到底还想不想唱歌了!公司好不容易给你争取了这个机会,多少人都盯着你,你这次要是搞砸了,谁也救不了你!”

  钟一鸣放下手里那块布,冷笑一声,说:“我早说过我一个人不行的,除非他回来!”

  他手指的正是那副架子鼓后,那是他曾经的搭档坐过的地方,他们曾在舞台上相互支撑,一起开创了一个属于他们的时代。如今那里已经空无一人,而他再也找不回曾经的光彩。

  方澜气得双唇发抖,低低骂了句:“不可理喻!”

  秦悦却很有兴趣地看着那副架子鼓,但始终未发一言。这件事说到底也是研月内部艺人的争端,外人没法插嘴。

  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,有人在大声嚷嚷着什么,方澜脸色一变,叹了口气,说:“又来了!”

  几人走到公司大门处,只见几名胳膊上带纹身的壮汉,手上拿着木棍,如几尊门神般,大喇喇堵住门口。前台的小妹由保安陪着,正怯怯地劝说他们离开。

  可那几人也不打不闹,只是翘着脚坐在那里,抽着烟,顺嘴调侃几句荤话,气得小姑娘直跺脚,回到位子上偷偷抹眼泪。

  保安原本想要出头,被他们挥着木棍一吓,也只得缩起头嘟囔着退到一边。

  方澜皱眉看着公司同事全被他们逼得绕道而行,于是昂着脖子走了过去,义正言辞地说:“你们还来干嘛!我说过了,钟一鸣欠债和公司无关,你们想要钱找他要去,找我们没用!”

  那为首的壮汉咧开一嘴黄牙说:“我们不管,他是用你们公司的名义做担保借钱,他还不出钱我就只有找你们,你们这么大个公司,难道连这点钱都出不去!”他用猥琐的眼神在方澜身上转了转,又说:“实在没钱,你陪我一晚也可以啊。”

  方澜气得发抖,但又拿对方无可奈何。苏然然也被激怒,正准备走上亮出警察的身份,却被秦悦一把拦住,他歪头对她笑了笑说:“这个你不行,他们不怕警察,对付无赖就得用无赖的法子。”

  然后他大步走了过去,问:“他差你们多少钱!”

  那壮汉专业要债,眼光独到,一看他穿着就知道是个有钱的主,连忙答:“连本带利大概30万吧,怎么?你要替他还。”

  秦悦耸了耸肩,十分坦然地说:“我没钱。”

  那壮汉不乐意了,站起身走过去,吼着:“没钱你插什么嘴,找抽啊。”

  秦悦笑容不变,突然把手腕上的表捋到地上,说:“哎呀,你吓到我了,害我表都掉了,这表刚好值30万,你要是赔不起,就正好抵欠债吧。”

  壮汉瞪大了眼,几乎不敢相信这人敢这么对他碰瓷,上前一步揪住他的衣领,骂骂咧咧地说:“小子,你找死!”

  秦悦依旧是痞痞笑着,目光却有些凌厉:“打我很贵的,你打得起吗?”

  那壮汉呸了一声,“你谁啊你!以为我真不敢打啊!”

  秦悦挑了挑说:“你认识秦南松吗,他是我爸,秦氏集团在黑道白道都有关系,你猜你如果打坏了他儿子,他会怎么对付你们?”

  壮汉愣了愣,秦南松他倒是听过,但是随便冒出个人就说是他儿子,当他是三岁小孩啊。

  这时他身后一个跟班,机智地掏出手机来百度,秦公子名声在外,随便就能搜到不少新闻,他一看新闻图片就惊讶地瞪大了眼,连忙递到那壮汉面前。

  那壮汉低头看了看,也立即变了脸色,明白这不是个自己招惹的起的角色,硬是忍下口气,连忙陪着笑脸说:“原来真是秦公子啊,刚才多有得罪,这事本来也和您无关,您大人有大量,别和我们计较才是。”

  秦悦嫌恶地拍了拍被他弄皱的衣领,又捡起地上那块表扔过去说:“这事我还管定了。这个当利息先还你们,省的说我仗势欺人。还有,我以后会经常在这里,我这人一听见吵声就容易头晕,万一我头晕起来,不小心有个摔伤碰伤,可都得算在你们身上。”

  那壮汉捏着手里的旧表,一张脸快涨成猪肝色,在心里骂道:这特么还不叫仗势欺人,什么首富家的公子,怎么比自己还无赖呢。

  可他反复权衡,还是决定不要惹这种有钱有势的主儿,于是只得自认倒霉,带着手下灰溜溜地走了出去。

  方澜这才回过神来,眼看困扰了许久的麻烦就这么解决了,激动地对着秦悦就是一顿猛夸。围观人群也发出欢呼声,连带看秦悦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崇拜。

  秦悦回头一脸邀功地看着苏然然,见她歪着头对自己笑了笑,顿时觉得心满意足,于是走过去,说:“没事了,他们短期内应该不敢再来了。”

  苏然然点点头说:“嗯,那回家吧。”

  方澜原本还想留他们多玩会儿,但这时她的助理跑过来对她说了几句话,只得叹了口气,带着歉意说:“现在还有点急事要办,不能送你们了,改天一定好好谢你。”

  两人出门拦了辆出租,秦悦靠在后座,感觉苏然然正扭头瞅着他,略不自在地轻咳一声说:“你看我干嘛?”

  苏然然收回目光,淡淡说: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你那样刚才挺man的。”

  秦悦忍不住扬起了嘴角,温柔的风从窗外吹了进来,吹得心扉上开出一朵朵彩色的小花,过了一会儿,又装作不满地说:“难道我以前不man吗?”

  苏然然认真想了想,想出一个她刚学会的网络词汇,于是答道:“以前是——浪!”

  两人原本以为这件事就此会告一个段落,谁知第二天苏然然又接到了方澜的电话,她的声音还带着些许颤音,“然然,录音室里面真的闹鬼了,这次是我亲眼看见的!”

  苏然然素来坚持科学,绝不相信鬼神之说,可听方澜的语气也不像有假,只得在忙完了警局的工作后,又赶去了研月。

  整间公司上下都充斥着压抑的气氛,每个人都对昨晚那事讳莫忌深。方澜坐在办公室的大班椅上,双手交握搁在桌上,脸色发白,提起那件事,还显得惊魂未定。

  “昨天你们走了以后,助理和我说钟一鸣那边又出状况了,我当时很气,这边才给他收拾好烂摊子,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感恩。于是我带人过去找他,结果他是和他的经纪人吵起来了,两人就在练习室外吵得很凶,许多同事在旁边劝架,就在这时,有人突然惊呼起来,那个鼓,自己响了!”

  她想起当时的场景,又紧张地捏了捏手指,继续说:“所有人安静下来,都听见咚咚咚的鼓声,然后,我们亲眼看见,那架子鼓里的吊镲,突然自己振动了起来,虽然幅度很小,但是它肯定是在动。可那间房里面明明一个人都没有。然后钟一鸣突然冲了过去,大喊着:是你回来了吗?你回来找我了吗!他很激动,可大家都被吓坏了,怎么想怎么觉得诡异。”

  苏然然听得皱起眉,说:“这世上没有鬼。”

  方澜苦笑起来,说:“我当然知道没有鬼,可那件事怎么解释,我们那么多人都亲眼看见的。”

  苏然然听起来也觉得无法解释,正准备和方澜一起去事发地看看,办公司的门突然开了,秦悦挤进个脑袋,问:“我没来迟吧。”

  苏然然惊讶地瞪大了眼,随后看见方澜一脸热情的迎了上去。原来昨晚的事件后,方澜就对这个年轻人很是信任,于是今天也特地把他叫来,想着也许能帮上忙。这正好对了某人盼着凑热闹的心思,于是二话不说就赶了过来。

  几人走到事发时的练习室,钟一鸣并不在里面,那架“闹鬼”的架子鼓就摆在墙角,桌子旁站着个圆脸带眼镜的年轻女孩,正在给杯子里添水,一看见几人进来,连忙恭敬地喊:“方总,你来了。”

  方澜向两人介绍,这个女孩是钟一鸣的助理,苏然然点了点头,却并不急着去看那副架子鼓,而是绕着房间认真地检查着每一块地方,墙角地板都看的十分仔细。

  终于她在那架子鼓旁发现了一些白色的碎末,沾了些在手上仔细分辨,这原来是从墙上落下的墙灰,她于是转头问方澜:“这房子最近装修过吗?”

  方澜摇了摇头,说:“公司已经很久没装修过了。”

  苏然然低下头若有所思,没有装修过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墙灰落下来。

  她站起来又朝四周看了看,并没有找出其他异样,正准备去检查那副架子鼓,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:“谁准你们动我的鼓!”

  钟一鸣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,梗着脖子挡在那架子鼓前面,大声嚷嚷着:“这是他的东西,谁也别想动!”

  方澜气得冷哼一声,说:“这鼓是公司出钱买的,理应是公司拆产,凭什么我们不能动。”

  钟一鸣脸上阴晴未定,却又不好和她顶撞,于是把火全发到那个圆脸小助理身上,冲她不断吼着:“你是怎么看东西的,随便就放任进来,你还想不想干了!不想干,就给我滚!”

  那助理委屈地低着头,但明显是被他吼惯了,还是唯唯诺诺地陪着笑脸,方澜看不过眼,把她护在身后说:“我公司的地方,谁能挡着我不让进!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嚣张了,以后连公司都不管你了,你就等着自生自灭吧。”

  钟一鸣突然盯着她,眼神阴郁地笑了笑,说:“你敢吗?”

  方澜怔了怔,竟一时没有回话,正在这时,练习室外突然冲进一群记着,架着□□短炮,把钟一鸣和方澜围在中间,连珠炮似的抛出几个问题。

  “听说这间练习室里闹鬼,那架子鼓会自己响是吗?”

  “那鼓是tops组合已故成员袁业的吧,为什么会突然自己动了,是不是他的死有什么内情。”

  “方总你对这件事有什么解释,是故意炒作吗?”

  原来,昨晚有人偷偷录下那架子鼓“闹鬼”的视频,传到了微博上。这种涉及到娱乐圈的诡异事件十分吸引眼球,转眼转发就过了万,迅速登上热搜,媒体们也蜂拥而至,希望抢到个大独家,挖出更多□□。

  方澜板着脸,好不容易才从记者的包围里逃了出来,转头一看,那群人已经转攻钟一鸣,而钟一鸣表情哀伤,却还是坚持了接受每家媒体的采访,说到最后几乎声泪俱下,说他知道这个好兄弟一定会回来陪他,他坚信“袁业”会再度在舞台上出现,和他并肩作战。

  她不由抱着胸冷笑一声,秦悦凑了过来,笑嘻嘻地说:“看来这件事倒是因祸得福,凭着这次的热度,他参加那个什么之声应该会人气爆棚吧。”

  方澜撇了撇嘴不置可否,她被这一屋子人吵得头疼,准备带着两人离开,秦悦却好像对这里很感兴趣,缠着方澜带要去录音室看看。

  空荡荡的录音室里,只有一个调音助理正在调音。秦悦隔着玻璃,看着里面的话筒和keyboard键盘,突然回忆起很久以前的一些往事。

  他转头看见一脸无趣的苏然然,突然来了兴致,问方澜:“我能进去试试吗?”

  方澜惊讶地看着他,但没有拒绝,秦悦走进录音室,用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滑过,闭起眼感受着这久违的音符,然后冲着外面站着的苏然然大声喊:“喂,你最喜欢听什么歌!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p9.cc。短篇小说手机版:https://m.dp9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